Riddle

可恶的博爱党啦。

等了十集,终于等到顾南衣qwq
哈哈哈哈很呆萌,跟想象中的不一样的顾大侠
第四张表情包预警(滑稽)

【幸佣】《Kiss Plan C》

幸运儿x佣兵
‌依然傻吊哈哈哈哈
‌无车(大概吧)

幸运儿和奈布确定了堪比革命性友谊的恋人关系。

幸运儿想进一步发展一下感情,

可是...

前辈...总是在拒绝他。

第一次。

那是一次极为幸运的全员逃出,大家都很兴奋,

空军朝着天空开了一炮手舞足蹈以示庆祝。

机械师疯狂吧唧着她的人偶。

幸运儿渴望的看着前辈,他把嘴巴凑了上去,慢慢..靠近...

结果..被勾住了肩膀,那人训练有素,反应迅速,迅速移动位置到他的身侧。

泰然自若的开口道:

“呃咳,你觉得..

你觉得庄园里的..呃..乌鸦..怎么样?

它们..它们非常漂亮

因为...哦,它们的羽毛,非常的黑,那是多么漂亮的黑色,我是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黑的,黑的这么漂亮的鸟...”

‌多么富有诗意的一段话。

哈?

哈哈哈再说什么啊这个人

幸运儿顺势把手挡在前面咳嗽的一声。

“对...对的...说的没错...它们非常漂亮,我很喜欢...它们...嗯...它们总是喜欢飞在我头上,但是从来不拉○的习惯。”

我又在说什么啊!

“啊啊,真是可怜的小可爱们。”

前辈....

为什么在这么诡异的庄园里寻找真实感啊...

而且在这个时刻比较可怜的应该是我吧qwqqqqq!


还有第二次。

一起在花园里的一起散步,神经紧张的大家在这短暂的和平和安全中放松了心情。

园丁小姐(强拉着)和医生小姐坐在长椅上一起跟稻草人先生聊天,机械师小姐在含情脉脉的给自己的人偶讲睡前故事(x)。

幸运儿装作没有看到医生小姐被吓到颜艺的表情。

‌场面一度非常温馨(奇怪)。

幸运儿跟前辈慢慢的走着,佣兵的手因为习惯插在衣兜里,幸运儿偷偷的看着前辈一半被帽兜遮住的侧脸。

帽兜很大,但是可以看到那些挡不住的碎发,他微微抬着头,

面对着路灯光照的方向,看着灯光在他的鼻尖跳跃,突然喜欢上他带有极为细小绒毛的微翘圆润的鼻尖。

嘴角因放松下来为微微勾起,这丝笑意让嘴角的伤疤也可爱很多。

就连那双蓝色的眸子也迷人的不行。

嗯,看到了眼睛?

“怎么了?”

“啊——前辈,帽兜,要掉了。”
Shit,偷看被发现。

幸运儿反应迅速的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顺手帮他扶正兜帽,不知道为什么,前辈就算是在屋子里也不肯把帽兜放下来,可能是有自己的原因吧。

手扶好兜帽后轻放在那人的双肩上,

幸运儿把目光转移到那抹淡红色的嘴唇上,
好像很软的样子,他胡乱的想着。

可不可以...就这么..亲上去?

身体比大脑先行动,

马上,

要碰到了。

但是,又双叒叕被推开了。

“嗯...最近...庄园发生很多奇怪的事。”

幸运儿: e3e → quq?

“quq嗯?”

“可能要来一位电梯修理工..?据说还会穿墙法术(?)
呀...原来庄园要翻修了吗,希望能好好加固一下木板,监管者踩一下就碎,很不方便啊——”

前辈,

真过分呐。

幸运儿看着佣兵先生又次试图用一些不知所云的话躲避他,黑色的眸子一片阴郁。

笨蛋,怎么可能会翻修。

凭那个绷带人的吝啬。

我可是,

庄园老友啊。

他微微低下头,头发落下来遮住反光的镜片,让奈布看不清他的表情。

突然,他似乎想到什么,慢慢勾起嘴角。

“是很奇怪,乌鸦都开始拉○了。”

噗,
佣兵庆幸他终于打断了他的垃圾话。
编不下去了啊淦。

“哎?是吗,我倒是很少见到。”

因为我...总是第一个结束游戏嘛。

幸运儿笑着结束了话题。

专注牵制的椅皇,
和专职养鸟的鸦皇。

没有人救的人,
和没有人等的人。

他们在某一程度该死的相似呢。

......


幸运儿自那次之后就没来找过他。

很烦躁,

【他跟园丁小姐走的很近】

很烦躁。

【难道你要和慈善家先生同台竞技吗!..】

佣兵先生莫名的心情很差,于是来到花园晨练。

忽然听到幸运儿和艾玛一起坐在花园的长椅上,为稻草人激情献唱。

一个条件反射就钻进草丛躲了起来。

话说我为什么要躲啊?!

奈布泪流满面,当然是被歌声所感动。

(歌声使我哭泣)

克利切泪流满面,表情悲愤而沧桑。

该死的,我都没有被允许坐到艾玛小姐身边啊!!

(嫉妒使我丑陋)

嗯?慈善家先生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喂!

两个大男人蜷缩着躲在草丛里,某种意义上,心情算是达到了共鸣。

一曲完毕。

对面的园丁小姐笑容僵硬的与幸运儿挥手告别,幸运儿一脸愉悦的起身。

奈布感觉到草丛在动,身旁的克利切好像被什么东西扎到了,浑身颤抖。

奈布疯狂用眼神示意他,再怎么生气也不要暴露自己的位置啊!

幸运儿注意到了这边,深深的看了一眼,就走向了大厅。

奈布不知道草丛有没有足够浓密到把他完美的遮好,可是刚才那人的一瞥仿佛他已经一无遮拦的暴露在他面前。

奈布愤愤的看着身边的猪队友,

猪队友也看向他,迅速比了几个手势,

[现在怎么办?要不你先出去,就说你在修剪草丛,两个男人一起躲在草丛里太奇怪了吧我怕艾玛小姐误会啊!!]

奈布虽然都看不懂,不过意思大概是

[我先出去,掩护你走。]

佣兵心神意会表示明白,

然后毅然决然的把他踹了出去。

克利切被啪叽的一声糊到地上,心中暗骂甘霖娘。

园丁小姐已经注意到这边,克利切只好过去安慰耳朵流产的那个女孩。

“艾.....艾....艾玛...小...小姐,你...你唱...唱的...真....好听”

克利切你结巴什么啊..

这样完全没有可信度啊!

佣兵趁机也钻了出去,跑去大厅,不由得呼了口气。

恰巧看到幸运儿正倚在墙边。

“前辈,早啊。去晨练了吗,我刚才也在花园,怎么没看到你?”

佣兵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想起刚才一起坐在长椅上的两个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就不想跟这个人说话。

顺一下呼吸,

想快速走过去,却被拉住了手腕。

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跳动,传递到手腕上的动脉上,被那人紧紧的抓住。

“前辈...吃醋了吗?”

他觉得他的脸好像在发热,那个人却一脸带笑的注视着他,头上的一缕毛翘了起来。

忍住想把它抚平的冲动。

他挣开牵制。

装作很随意的把手撑在大厅的桌子上,可是却着遮不住自己沾染一抹红色的脸颊和耳朵。

幸运儿走近他。

哦,快说点什么...

年龄小一些的人凑近他,笑眯眯的看着前辈察觉到自己暴露了什么而略带愠色的脸庞,顺势俯下身,将前辈的手压在桌子上。

因为奈布没有带着护腕,幸运儿控制了力度。

奈布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疼痛,他尝试着挣脱,但是再略微一使劲就疼的厉害。

真正意义上的无法逃脱。

鼻尖之间的距离似乎只剩下一厘米。

该死的...萨贝达..快说点什么!像平常那样,开个玩笑,把他推开....

可是他的手被压住,这个角度让他找不到地方使力气。

“你放开——”

“前辈。”

“最近...只是在帮园丁小姐修补稻草人先生。”

他轻笑了起来,镜片下的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看着被圈住的人。

奈布慌张的把目光移开,看向他的肩膀,衣服有点破了,里面的棉花漏了出来。

意识到他的走神,幸运儿用鼻尖蹭了蹭他。

奈布试图再次把身体向后倾斜,

“你为什么要向我解释,我不关...um..”

声音被吞入腹中。

兜帽因后仰而掉落下来。

这个眼镜混蛋,
虽然唱歌很难听,
吻技还是不错的嘛..

奈布迷迷糊糊的想着。

前辈。
也太好上钩了吧。

两双交叠在一起的嘴唇同时上扬,是遮掩不住的笑意。

Nice.

亲吻前辈的C计划,

成功!

————

“前辈,你为什么要躲在草丛里?”

“咳......”

“幸运儿,本来今天高高兴兴,你又为什么要唱歌?”

“......”

我唱歌真的有这么难听吗!!

稻草人先生:我很喜欢哦nice。(竖起虚伪大拇指)

今天,也是答非所问的日常啊。



——
ooc什么的已经都不管了
啊啊,我已经竭力控制我自己的傻吊之力了!
描绘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昂qaqqq
年轻人恋爱的感觉,真好啊=w=

JJ这首歌简直是杰克的角色歌啊x!





绝对的完美一双手

不流汗也不发抖

交叉在微笑的背后

暗藏危险的轮廓

在你最放松【修机】的时候

绝不带着任何感情就下手

从来不回头

开始【公主抱】的感觉 不会痛 不会痛

放大的瞳孔 就像作梦

幸福的错觉 很温暖 很包容

也许还期待【杀三放一】

这是致命的冲动

你不懂 我不懂

究竟杀手为什么存在

因为爱 还是未知的未来

心情放松摇摆

在你三百米之外【*瞬移】

数着心跳等待

所有念头全抛开

锁起来 进来【vip房】

这美丽的悲哀

这是爱 就是爱

全世界都不明白

心情停止摇摆

在你三百米之外

感觉饥饿难耐

需要你填满空白

锁进来 进来

这美丽的悲哀

这是爱 就是爱

只有你明白

关于第五人格的剧情

在B站上找了园丁的推演剧情看,然后再翻了一波阴谋家们的推论。

我有点兴奋的睡不着觉了。。

园丁小姐姐对稻草人的依恋,以及对医生超乎友情的感情,还有病娇的表现!?

还有慈善家的种种表现。。暴力倾向?

其实暗示了这个游戏不是什么第五幼儿园而是第五精神病院?!

其实求生者都绝非善类吧。。

天使什么的,都是假的。

哎这磨人的游戏让人满脑子都是梗。

我在想什么啊。。

嘛,总之!

啊啊好期待其他的人物剧情啊!!

《论,玫瑰手杖的兼容性》


神经病向哈哈哈哈

屠皇杰克和人皇佣兵互相绕上头了会怎么样?
一片鸡飞蛋打,追到废墟,追到教堂,跑过大门,路过地窖。

队友:满图跑,你让我们怎么修机?!

幸运儿只能躲在柜子里瑟瑟发抖,律师先生在他旁边淡定开机。

幸运儿终于出柜了。

幸运儿打算一起修机。

幸运儿炸机了。然后被律师一个眼刀吓跑了。

幸运儿想翻箱子。

可是幸运儿翻不了,因为都被人皇翻走了。

幸运儿无聊的在板子上滚来滚去。

但是突然幸运儿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东西,他捡起来了。

是杰克的手杖。

幸运儿:???

屠夫的东西竟然也能掉吗??

这bug太超脱了吧??

这个时候人皇朝他跑过来了。

幸运儿惊了,转身要跑,被人皇给拉住了。

只见佣兵先生那叫一个气喘吁吁,面色潮红,气息不稳,眸子湿润的看着他。

全是假的。

佣兵老哥久经训练怎么会被这短短的绕图跑五圈给累到,不过幸运儿眼睛一瞥。
很好,皮皇被爪爪杰挠了,还是挠的正面?!
两人一个默契的眼神会意到位,然后幸运儿凑近佣兵。

一把把他抱了起来。

幸运儿:????

佣兵:???????

远处刚修完机的律师:????!?

刚跑过来的爪爪杰:!??!!????

爪爪杰第一个反应过来。
原来如此,玫瑰手杖的效果啊哈哈哈~

个鬼啊!!!

逃生者也能用的吗说好是你们老公我的专属动作呢活动白买了淦话说他说怎么装上的并且还能抱人的・_・?
[面具下的眼睛充满了大大的疑惑.JPG]

就在吐槽役杰克疑惑的时候三个人 四条腿 飞速跑远。

佣兵在风中凌乱不堪。

“兄der,能先把我放下来吗!你不给我治疗还抱我?你让我钢铁直男的面子往哪搁?!”

幸运儿更是震惊的从早到晚失色。

“我非常想放你下来但是我做不到啊啊啊!但是为什么我抱着你却一点也不累呢?并且健步如飞觉得自己还能跑十圈。以及你你你不要误会我也是直男啊淦!比这根手杖还直!”

可惜手杖是弯的。

跑着跑着手杖被一个皮皮墙勾掉了,幸运儿像个门一样啪叽一声被自己的惯性+速度摔在了墙上。
直接给自己摔没了半血。

好一个幸运的幸运儿,都不用屠夫挠了。

而怀里的佣兵被飞出去三米远之远。

佣兵被这一摔直接倒地不起。

我知道我是猛男,但是你这么摔我也差点当场死亡好吗!猛男式哭泣嘤嘤嘤。

律师把幸运儿扶起来,顺便顺手帮他拿了一下这个惊为天人的手杖。

然后就要去摸佣兵。

两个人,确认过眼神,遇到对的人。

一个默契的会意之后,律师跑过去。


一把把佣兵抱了起来。

佣兵:……
律师:……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我没有……

原来你也不是个正经人。佣兵真的要哭了哦。猛男捶你胸口哦qoq。
咱就不能好好治个疗吗!!

——
杰克回过神来,这个时候遇到了一只正在拆椅子的园丁,一个闲庭漫步站到她身后,园丁小心脏差点要吓飞,但是转念一寻思,这个杰克貌似有公主抱啊!

然后,

心甘情愿的被恐惧震慑。

心甘情愿的被挂上了气球。🎈

园丁:???!!?
我瞎了还是?
杰克老哥你的手杖呢?!
震惊的园丁连挣扎都忘记挣扎了。

因为椅子也已经都被拆光了。
园丁:感谢人皇。[计划通.JPG]

杰克表示他为什么开局前要把技能换成传送呢?!

没办法,这局已经输了,真是屠夫界的耻辱。

只能带着园丁和气球随便走走。

走着走着,遇上了抱着佣兵的律师。

我都没抱过呢佣兵呢!?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要这样啊?!

确认过..

两个人,屠夫拿着气球,逃生者抱着人。
杰克看着律师,律师看着杰克。
园丁震惊的看着佣兵,佣兵生无可恋的看着园丁。
两个人同时开口。

“佣兵老哥,你原来好这口啊?!”
“这绝对是个bug。”
不对,你为什么第一反应是在想这个啊!!!

完]

杰克被震惊到没脾气只好做一回 佛祖 屠夫。

把自己的小手杖拿回来。

先把佣兵抱了个爽。

假装挽回自己作为屠皇的尊严。

然后,看着四个人互相摸好。

在陪着他们修完三个机。

然后在门口目送他们跑掉。

杰克玩家数量-1。


想挂一下这个杰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玫瑰爵+玫瑰手杖
把我玩了把我骗了抱到这么远,
然后还在我面前抱园丁小姐姐,
发到群里竟然有人也被这样过,
这两张怕不是一个人哈哈哈哈,
奈布不要面子的啊!
(本来以为这么绅士要杀三放一,结果给园丁小姐姐抱到vip房里去了quq)